6月,我国炼焦煤进口量突破600万吨,达到649万吨,同比增长94.4%,环比增长68%,创今年初以来新高。上半年累计进口炼焦煤2764万吨,同比增长44.3%。

6月我国炼焦煤需求低迷,但是为何炼焦煤进口量大增?笔者分析,主要原因是价格优势刺激进口商的进口行为。当月,澳大利亚高挥发分炼焦煤的海角港平仓价在每吨190美元上下,青岛港到岸价更是一路下跌,从5月底的每吨197美元跌至6月底的每吨176.5美元,虽然国内炼焦煤价格也有所下跌,但跌幅远不及此。

据了解,印尼、俄罗斯、美国和加拿大的炼焦煤也以低廉的价格大量涌入我国。尽管国内炼焦煤市场需求低迷,但炼焦煤需求并未像一般烟煤和褐煤需求那样严重不足,为进口商提供了市场空间。

6月我国炼焦煤进口量创新高。6月我国炼焦煤进口量创新高。上半年,我国累计进口煤炭13985万吨,同比增长65.9%,其中6月进口2719万吨,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速放缓至58.5%。

褐煤作为动力煤的配烧煤种,与一般烟煤进口趋势一致。今年上半年,我国一般烟煤进口量为4360万吨,同比大幅增长1.75倍;褐煤进口量为2687万吨,同比增长90%。其中,6月褐煤进口量466万吨,环比减少17.4%,同比增长34.1%。

今年上半年,我国无烟煤进口量为1897万吨,同比增长12%,6月进口328万吨,同比减少12.4%,环比增长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