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走进陕煤化黄陵矿业(新城财经):煤价低谷多数煤企亏损时,这家煤矿竟依然盈利?作者:李俊明
时间: 2016-06-15 点击:查询中
分享到:煤价低谷多数煤企亏损时,这家煤矿竟依然盈利? ■作者 ✑李俊明
走访黄陵矿业下属的煤矿之前,本院院长的足迹已经踏遍陕煤化旗下5家公司。不能说哪家公司对陕煤化这家全国排名前五的煤企最重要,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煤炭市场低迷的形势下,各个煤矿的日子过得都不一样。本次院长要讲的是,企业的现代化水平、“技术含量”高低在煤炭开采中也尤为重要。比如黄陵煤矿研发获得成功并已经启用的国内首个智能化无人开采煤矿系统。与院长之前走访的几家陕煤化旗下扭亏为盈、减亏的煤矿相比,黄陵煤矿即便在煤价到了低谷的时候依然在盈利。防止内部拉仇恨,黄陵矿业董事长范京道对院长说:“我们一直在低调,但低调低调着,就高调了,你看着这不是把你引来了吗!”首先要讲一下拉仇恨的事情。在过去本院院长走访的陕煤化多个煤矿企业中,多半都从严重的亏损中走过来,要么就是目前依然奔赴在减亏的路上。但黄陵煤矿一直保持着持续盈利的势头。本着客观叙述的立场,院长不愿意刻意拔高黄陵矿业盈利能力,但院长愿意分析一下黄陵矿业盈利的原因。此前的文章中院长提到,每吨煤炭的成本中,有一半大约来自人工成本。黄陵矿业是陕西一座知名的现代化矿井,这就意味着在人工成本上将会大幅缩减。当然还有先天的因素,比如黄陵储存的煤炭比较优质,售价比较高。范京道对院长说,成本低、售价高,这是黄陵矿业持续盈利的主要原因。在这儿院长还要重点提及黄陵矿业目前已经投入运营的电厂。煤电一体化一直是陕煤化重要的方向,也代表了煤炭就地转化的一种形势。但从整体成本效益上讲,煤炭就地转化,实际上是增加了煤炭的整体利用率,煤炭这条产业链条上的价值得到了更大的发挥。过去两年,电厂利润可观,这也是陕煤化后悔此前没有并购更多电厂,没有及早布局自己的电厂的原因。不过不能只讲黄陵矿业的好处,而不提其目前不利的局面。院长注意到,这一轮国内煤炭去产能的大潮中,黄陵矿业的产能被限制,也确实让他们很受伤。事情是这样的,院长注意到,鉴于国内截至目前煤炭过剩的形势,国家层面限制国内煤矿的产能。这样对一直亏损的煤矿当然是好事儿,因为去产能少生产就意味着少亏损。但对于形如黄陵矿业这样生产优质煤,并且一直在盈利的矿井来说,闲置产能就意味着减少盈利。下面院长要讲本文标题中提到的“国内首个智能化无人采煤机”。现代煤矿的开采在中国已经有近100年了,尽管煤矿的安全等级一直在提高,但考虑到开采环境的不确定性,从挖掘出第一块煤之日起,井下矿难就一直难以避免。矿难无法避免,但发生矿难时,如果井下无人操作,则可以避免人员的伤亡。所以,机器代替人工井下采煤,一直是煤矿人的梦想。黄陵矿业得意之处正在于此。董事长范京道说:“我们搞出了国内第一个智能化无人开采煤矿系统。”本院院长在黄陵矿业一号矿井注意到,在开采现场,已经不再启用煤炭工人,采煤工作面上,智能化设备替代了带着矿灯、被熏黑的矿工。而智能化设备的操控,来自地面的控制室。无人开采技术,第一个重要之处自然不需要多说,井下无人开采,客观上安全性将会极大地提高。解决了人员安全问题,百余年来煤矿开采极为艰难的问题就得到了解决。其次,在技术层面,尤其是煤层小于1.5米的开采层此前一直有开采难度——1.5米低于常人的身高,佝偻着身子采煤,难受的程度可想而知。目前这个系统的启用,解决了薄煤层开采的难题。不难理解,煤矿中原本被浪费掉的煤层被大幅减少。院长注意到,早在2014年黄陵矿业就在大力宣传其开发的智能化无人采煤系统。直到2016年5月28日,国家安监总局将煤矿智能化开采技术创新中心落户黄陵矿业,这是全国首家煤矿智能化开采技术创新中心。国家安监总局用意不难理解——以此作为创新基地,在全国推广煤矿智能化开采技术。上一篇:省国资委“两学一做”第二督导组深入陕煤化集团及…下一篇:媒体聚焦—走进陕煤化铜川矿业(陕西日报):陕煤…

黄陵矿业:一个深藏4A景区的绿色煤企作者:李金玲 时间: 2018-05-18
点击:查询中 分享到:“聚焦环保工作打造绿色陕煤”
位于陕西省延安市黄陵县城以西40公里的桥山林区,山峦叠翠,风景秀美,这里坐落着国家4A级景区黄陵国家森林公园,同时这里也是陕煤集团黄陵矿业公司所在地。春日暖阳照耀下的黄陵矿业,一座座灰白相间的建筑高楼,绿色生态的花园式社区,垂柳依依的河滨大道……如果不是看到林立的厂房、高耸的储煤仓、蜿蜒的运煤火车专线,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是一个每年产煤1600万吨、发电38亿度的循环经济产业园区。
固体废弃物的再生之旅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为实现企业与环境的协调发展,黄陵矿业公司制定了打造煤电联产、绿色发展示范园区的发展愿景,用实际行动呵护轩辕故里,践行了一条“采煤不见煤、产煤不烧煤、产灰不排灰”的低碳运行模式。“2008年以前,黄陵矿业公司每年需要征用200多亩土地用于固废排放,矸石自燃、雨水冲刷产生的烟尘、煤灰水严重污染生态环境。”该公司行政部负责人介绍说,合理有效地开发矿区煤炭资源,让固体废弃物实现就地“吃干榨尽”,成为了黄陵矿业人不懈的追求。现如今,黄陵矿业公司以年产煤炭600万吨的一号煤矿和年产煤炭800万吨的二号煤矿为基础,生产的原煤进入洗煤厂洗选,实现动力煤的洁净生产;筛分出的中煤、煤泥、煤矸石运到距矿井20公里的电厂用来发电;电厂排出的粉煤灰、炉渣,作为砖厂、水泥厂的原料;各个生产单位首尾相接,环环紧扣,上一个生产单位产生的废料正好是下一个生产单位的原料,不仅形成一条环保的绿色产业链条,更实现了对煤炭资源的“吃干榨净”。黄陵矿业总经理师永贵表示,黄陵矿区每年在煤炭生产和洗选过程中产生固体废弃物约350万吨,以废弃物炉渣、粉煤灰为原料,建成了一座年产能力1亿块的粉煤灰砖厂,年消耗粉煤灰20万吨,炉渣6.5万吨,避免了灰渣排放所产生的污染,有效实现了变废为宝,为企业每年节约可观的运输费用。
“火焰山”变身“后花园” “宁可失之于严、莫可失之于宽”
。一方面变废为宝,另一方面也在不断治理。在黄陵矿业,困扰煤炭企业的矸石山不仅在慢慢减少,而且还悄然变成了风景区,变成了菜园子。5月9日,黄陵矿业公司二号煤矿矸石山上,一辆水罐车正在洒水,该矿坚持每天对排矸山进行洒水,适时给树木浇水。三叶草、格桑花、苜蓿草、松树交相辉映,葱葱郁郁,二号煤矿将排矸场建成了又一个风景区。“2015年之前,发电公司还没有正式投运,矸石排放之后,我们就一直在治理,现在排放的量越来越少,治理难度也随之降低了。”该矿行政部负责人张军说到。“让所有生产建设围着山转、绕着水走”,截止目前,该矿绿化工程覆土量约有10000立方米,约占矸山总面积的95%,种草3000平方米、种树约1.7万株,总绿化面积达到了9500平方米。同样的时间,同样在矸石山上,瑞能煤业的职工们翻土的翻土,栽苗的栽苗,浇水的浇水,正在打造属于自己的菜园子,西红柿、辣椒、豆角、茄子等应有尽有,不一会儿功夫,一块块梯田就展现在人们的眼前。2016年11月开始该矿对矸石山进行治理,完成了覆土修整,经常看到的是工人平整土地、运来客土、种植树木的繁忙景象。红叶李、格桑花以及职工们种下的各种各样的蔬菜种苗,昔日满目疮痍“火焰山”变身为员工“后花园”。“最初山是灰色,现在又变成绿色,有树有苗,有果有菜,这项生态恢复工程真了不起。”
职工薛泽擦着头上的汗珠,看着自己栽种的黄瓜苗,仿佛已经看到了绿油油的累累硕果。
疏干水将“变废为宝”
矿区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污水,这既有井下生产用水,还有职工生活废水。如何实现废水的零排放,黄陵矿业公司在水资源循环利用上下起了功夫。黄陵矿业公司投资1500万元建成日处理能力7200立方米的污水处理站,在对矿井疏干水深度处理的同时,积极实施中水复用,处理后95%的水用于井下喷雾除尘、煤矸石电厂发电用水、洗煤厂补充用水以及绿化灌溉。仅一号煤矿井下水预处理系统处理能力达到每小时300立方米,每天可节水4000余吨,处理后的井下水变废为宝,用于一墙之隔煤矸石发电公司的循环冷却水,实现了井下疏干水的零排放。“这套系统投用后,彻底解决了井下疏干水对水源的污染,保护了中华民族精神圣地黄帝陵的环境,而且每年还可从井下疏干水中回收煤泥7300吨,折合标煤2000多吨。”煤矸石发电公司化水车间副主任盖婧说。与此同时,煤矸石电厂配套建设的废水处理车间,专门对井下复用水和电厂生产废水进行物理过滤和化学深度处理,供发电用水,实现废水全部循环回收利用,每天可节水4000余吨,年节约污水排放费和水费600多万元。“我们将原来的‘精煤炼焦—焦炉煤气制甲醇—驰放气制合成氨’‘煤泥煤矸石发电—灰渣制建材’两条循环经济产业链和六大产业板块,调整为去杂归核、聚焦主业、煤电联产、绿色发展的新模式,形成了‘三做一打造’发展战略规划。”谈及企业未来的发展,该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雷贵生介绍说,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绿色”都将是黄陵矿业发展的主旋律。(李金玲)上一篇:建设集团全面开展“拉网式”安全大检查活动下一篇:铁路物流集团:岗位描述提技能
管理再上新台阶